清舒看明白了,段师傅已经弹压不住段大娘了。当下,她收了脸上的笑淡淡地说道:“大娘,我认识婉琪也有四年了,就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做出你刚才所说的事来。”

  清舒如今气势很足,没办法,在官场上行走气势稍微弱一些就弹压不住下面的人。所以她板着脸的样子,段大娘看了心生忐忑。

  段师傅道:“清舒,婉琪是个好孩子,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不等他说完,段大娘就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猪油蒙了心。她明明有钱却不给你看病抓药,你竟还替她说话。”

  清舒也没插话由着他们吵,哪怕段师傅一直咳嗽她也吭声。

  等段师傅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清舒才道:“总是吵吵闹闹的也不是个事,这样,将小金叫过回来将事情说清楚明白。”

  段大娘不乐意了,说道:“你将庄氏叫来就好,小金现在在当差,让他回来影响不好。”

  清舒觉得好笑。当初不让小金去福州就不怕耽搁她前程,现在请了假倒是怕影响小金的差事了。

  “无妨,请一天假影响不了他的差事。红姑,你去跟蒋护卫说让他派人去请了二老爷回来。”

  听到二老爷这个称呼,段大娘神色有些不自然。

  清舒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她什么都没说:“我去看看大宝,大娘你好好照料师傅。”

  说完,她就起身出去了。

  见到庄婉琪躺在床上且脸色也不大好,清舒吓了一大跳:“你生病了,昨日小金过来都没跟我说。”

  庄婉琪摇头道:“我没生病,只是有些不舒服需要卧床休息几天。”

  “怀孕了?”

  没生病又需要卧床休息,那就只有这个原因了。

  庄婉琪轻轻点了下头道:“刚满一个月,我还没告诉他们。”

  “为什么不告诉小金?”

  不告诉段大娘可以理解,毕竟两人闹成这个样子如今是相看两厌。可不与小金说,这个就值得思量了。

  庄婉琪苦笑一声说道:“嫂子,不瞒你说这个孩子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根本养不起他。”

  清舒惊了下,说道:“说的什么傻话?这孩子可是在你肚子里与你血脉相连,你舍得不要他。”

  庄婉琪难受地说道:“嫂子,我也舍不得,可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这些年积攒的钱都给公爹请医抓药,前些日子还当了一套金首饰。可就这样婆婆还说我不拿钱出来给公爹治病,是个恶媳妇。她想让我卖铺子,可公爹的这病我就是将铺子卖掉也撑不了多久,而且看她的样子铺子卖完还得将我那八十亩地也卖了。到时候生计艰难孩子书也念不起,我生他下来做什么?”

  自清舒不再管段师傅以后,她才知道段师傅看病抓药有多费钱。刚开始她没什么怨言,哪怕花钱如流水她心疼也还是掏了。只是她手头虽有些钱,但病没多少很快就填进去了。她知道段师傅跟段大娘攒了一笔钱,就提出让他们将钱拿出来先用着,然后就知道老两口已经这笔钱给了段小柔。

  就在这个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强医圣林奇只为原作者六月浩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浩雪并收藏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