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草丛中,表面还因为沾染了草上露水而泛着光。

  胡莱小心翼翼地伸手捧起足球,就好像捧着一块易碎的宝石。

  他还要再次确认一下,这个足球是不是就是他的足球。

  他将足球翻转过来,在靠近气门芯的地方,有用黑色油性笔写的一个英文单词:“who”。

  但在这里不是表示“谁”的意思,而是取了和胡莱自己姓氏的谐音。

  胡和“who”的发音近似。

  胡莱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这是自己的足球。

  为什么不直接写“hu”?

  因为胡莱觉得不够有趣——他自己在脑子里想了个梗:

  “这足球是‘who’的?”

  “这足球是胡的。”

  “是啊,我就是问这足球是‘who’的?”

  “没错啊,这足球就是胡的!”

  其实有点冷……但胡莱不在乎。

  看到这个单词,胡莱现在可以完完全全确认这个足球就是他的了,因为别人不会像他这么神经质的想出这么一个冷段子,然后写在足球上。

  全天下足球亿万个,但属于胡莱的这个足球是唯一的,仅此一个,别无分号。

  胡莱站在原地,低头看向自己手中捧着的足球。

  关于今天一直困惑着他的那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这还是我所熟悉的世界吗?

  看起来,和足球有关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他所熟悉的那些球星不见了,俱乐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完全陌生的一些名字一些人。

  所以这个世界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了吗?

  但在学校里,他的同学们还是那些人,名字一样,对他的态度也一样——罗凯从不拿正眼瞧自己,他的小弟跟班黎志群嘲讽自己,宋胖子虽然坑了自己但最后却给了自己十块钱作为补偿……

  他们看起来和昨天的他们,和以前的他们没什么两样——胖子虽然有些时候挺坑的,但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毕竟估计在宋胖子心中,自己这个同桌也挺坑的……

  他身边的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包括这个平时没什么人来的荒废广场,包括他手中的足球。

  那些球星们不一样了,职业足球俱乐部不一样了,但他们距离自己都好远好远,他们能够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吗?

  胡莱很认真地考虑过。

  不能。

  所以这个世界是陌生的吗?

  不是。

  既然自己身边的人都没变化,对自己也没区别,那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胡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究竟是他穿越了还是世界穿越了,对他就失去了意义。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足球,意识到现在最重要的是,半个小时迟回家的时间恐怕只剩下一半了。

  他今天的特训却还没有开始呢!

  他把足球扔到地上,然后踢向了正对面的高台。

  仔细看,会发现青黑色的石壁上,有一条细细的白线,勾勒出了一个球门大小的矩形方框。

  那是他的球门。

  他就在这个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里,把足球一脚脚踢向球门。

  嘭的一声之后,足球撞在石壁上,却并没有弹回来,而是弹向了一个很诡异的角度。

  胡莱奋力追了过去,伸脚尝试把足球停下来,但这次反弹回来的角度实在是太诡异了,所以尽管胡莱已经几乎劈叉了,他也还是没有碰到足球,反而是差点拉伤了大腿……

  但胡莱并没有懊恼,他从地上爬起来,追上被草丛拦住的足球,冲向一脚踢向了“球门”。

  而这一次,足球依然没有顺着方向反弹回来。

  胡莱只能奔向广场的另外一边尝试追上足球,并且把它停下来。

  这一次他比上次好一些,最起码他碰到了足球,虽然也只是把足球踢向了另外一边的石壁……

  嘭!

  ※※※

  嘭。

  一条修长的腿踏在了木质楼梯板上,让楼梯发出了一声闷响。

  嘭。

  嘭。

  嘭嘭嘭……

  怀里抱着一个纸箱子的少女快速跑上了楼梯。在她的脚步声中,楼梯扶手都在颤抖,抖起不知道积了多久的灰尘。

  落日的余晖从正对楼梯的窗户照进来,被十字形的窗框分割成了四块,这些灰尘就在四条橙色的光柱中飘舞。

  少女从光和灰尘中穿过,左右摇摆的马尾辫把身后的灰尘搅成了一个又一个旋涡。

  这些灰尘一粒也碰不到少女,就好像它们和少女不处于同一个世界。

  少女将箱子嘭的放在桌子上,正准备转身往下跑的时候,就听到窗外有闷响在回荡。

  嘭!

  她好奇的走到窗边,就看到了自家楼下的那个长满了杂草的荒地中,有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禁区之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强医圣林奇只为原作者林海听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海听涛并收藏禁区之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