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下车后,我马上紧张兮兮的抻着脖颈朝网吧里眺望。hzshuwu.com

  也就六七分钟左右,先前进去的那帮社会小青年流里流气的走了出去,驱车扬长而去。

  很快地藏也走了出来,站在车外朝我摇摇脑袋。

  自打接完秦正中的电话后,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兮兮,说是草木皆兵也不为过。

  我警惕的降下来车窗玻璃询问:“他们是干啥的?”

  地藏轻声回答:“应该是来上网的吧,网吧里全满了,我看他们转悠了一圈就撤了。”

  正说话的时候,张千璞和阿彪领着两个小孩儿来到我们车跟前。

  “大叔,他们都是小年的铁哥们,这个叫钱笑,这个叫李康。”张千璞指了指两人,朝着坐在车里的我介绍一句,随即又冲着两个小孩儿板脸吓唬:“把你们知道的事情仔细跟巡捕叔叔说一下,隐瞒包庇可是大罪。”

  两个孩子顿时间吓得齐齐哆嗦一下。

  瞟了眼他们,又看了看张千璞和阿彪,我心说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旗鼓相当的岁数,却截然不同的阅历,已经注定张千璞和阿彪短时间内绝对会比这两个看似木讷的问题少年要走的远很多。

  深吸一口气后,我咧嘴笑问:“最近姜年有没有联系过你俩?”

  “前天联系过,我们本来约好今天一块来这儿上网的,但是他没来。”叫钱笑的小男孩儿马上开腔道:“其实我们已经很久不在一块玩了,他现在跟大哥,基本也不太看得起我们。”

  李康马上补充一句:“对对,很久没在一起玩了。”

  我从车里下来,朝他们伸出手掌道:“手机方便给我看下吗?”

  “给您。”钱笑马上掏出来一部手机递给我。

  而叫李康的少年则左右掏了掏口袋,干咳两声道:“叔叔,我手机还在网吧里呢,我帮您取去。”

  “不用,我去拿吧。”阿彪大大咧咧的转身。

  就在这时候,李康裤兜里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嗯?”我立时间皱起眉头。

  “曹尼玛得,瞅你长得挺老实,还特么会忽悠人!”张千璞抻手一巴掌掴在李康的脸上,粗暴的从他裤兜里抢出来手机,来电显示赫然正是“小年”的名字。

  李康捂着脸,表情惊恐的解释:“不是,我刚刚忘记我手机就在兜里..”

  “接电话,再特么耍花招,攮死你!”张千璞从腰后摸出来大卡簧,顶在李康的肚子上吓唬。

  “喂?”李康哆哆嗦嗦的打开免提键接起。

  “有没有人去网吧找过我,还有钱帮我凑好没有?”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男声,听起来应该就是那个小年的声音。

  “没..没人找过你。”李康抬头看了眼我们后,小心翼翼的回答:“我这里就五百,钱笑那里有四百。”

  小年不满的骂咧:“操,真特么没用,老子又不是不还你们,那么抠门!赶紧给我转过来吧。”

  张千璞凑到耳边交代:“你告诉他,压岁钱都是现金。”

  李康照着张千璞的话说完以后,那头沉默良久后,又骂了一句:“等着吧,我马上过去,如果有人去网吧找我,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结束通话以后,张千璞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李康脸上,厉喝道:“你刚才为什么说假话?”

  李康委屈巴巴的解释:“小年不让告诉其他人,他说他闯大祸了,必须得马上跑路,我们是好兄弟..”

  张千璞吐了口唾沫道:“你还特么挺讲究。”

  “行了,上车说吧。”我摆摆手示意。

  张千璞的反应能力和做事方式处处透着一股子跟他这个岁数极不匹配的老练,我感觉他甚至比同年龄段的我和钱龙都懂得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犊子加以培养的话,保不齐真能成就什么大事儿。

  地藏指了指街道道:“我到对面蹲点,如果人来了,不至于让他再跑掉。”

  回到车里,张千璞和阿彪正一副小恶霸的模样呵斥着俩小孩儿。

  我接过来那个李康的手机,一点一点翻看两人的聊天记录,看架势小年应该很信任李康,跟他聊过不少自己的“光辉往事”,就连三十晚上去巡捕局门口办事都跟他吹嘘了一通。

  我们从车里等了足足能有半个多点,小年迟迟没有出现的迹象,这期间我给孟胜乐、李俊峰分别发了条信息。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头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强医圣林奇只为原作者寻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飞并收藏头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