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魔界虽说是魔界,脑袋上悬着的太阳,却一点都不像正道修士眼中的魔界二字。说不上明媚,也没有莫名的肃杀之意,反而有股淡淡的祥和之意。

  这大抵是季清从魔界醒来之后最直观的感受。

  如今她换上了干净的黑色衣裳,魔界大多魔修都是穿的深色衣裳,季清猜想可能是深色衣裳难以分辨沾上的血液。

  而与魔界不同,修真界的人更喜欢白色的衣裳,不仅是瞧着更像仙人,更多的是一眼看去能让修士得一平常心。

  各有其想法,说到底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季清大胆假设,若不是因为立场不同,说不得剑宗还能与魔修成个至交好友,毕竟一些魔修的性子是真合剑修胃口。

  季清看向黑白世界内的鬼右,又猛地收回自己的想法,她大抵是魔怔了,才觉魔修性子不错,当然她的好友程昱除外。

  黑色的绸带绑在季清的眼睛上,她的唇几乎没动过,鬼右只能看见季清朝向他又迅速转过头。

  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鬼右耸肩,道:“要去何处瞧瞧?”

  “你们便这么放心我在这魔界随处乱晃。”季清疑惑问道。

  这人质待遇可不是一般好,季清在忘情峰的待遇都没在魔界这般好,在忘情峰尚且需要自己找食物吃或者下山去别的峰头饭堂蹭口饭吃,哪有在魔界这般饭来张口以来伸手。

  季清冷着脸想,莫不是魔修打算养废自己,只是何须这般麻烦,直接打杀了岂不痛快。

  这般于她还有些用处,但是仍凭季清想破脑袋也不知魔修买的什么药。

  更何况在季清身边的不是谁,而是杀了元育的鬼右,真不懂魔修是养着她还是巴不得她惹怒鬼右,死了一了百了。

  心中冷笑,季清面上却不显,在季家她学的最多的便是隐忍,为了母亲她也不会在这般于自己不利的情况下对鬼右展现敌意。

  忘情剑道修的不就是这一分不为情牵。

  但季清这些想法若被鬼右知晓,却是又要好笑一阵,显然季清并不知道入魔之时发生的事。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可能害了剑宗,而她的隐忍成为剑宗最终被因果缠身的必要条件。

  当是极为好笑的。

  季清望向鬼右又说道:“不怕我把这些都记住。”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季清与鬼右交谈着,旁人却听不到分毫,便是连季清也猜不出鬼右何时布下隔音阵法,还是个能移动的阵法。

  鬼右的能力比魔窟里展现的强多了,季清心中有了决断,恐怕她的修炼更要抓紧,不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杀了鬼右为元育报仇。

  眼前浮现的元育死前的那副模样,季清心如刀绞。

  师兄的仇定要报!

  鬼右并没回答季清的话,而是在不久后领着季清到一酒楼二层坐下。

  二层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能来的地方,没有包厢,但每一张桌子都被屏风隔开,这儿甚至有不错的隔音阵法。

  鬼右掐诀,收起自己布置的阵法,才回答季清:“凡事是该自信些,却又不能太过自信,你以为你还机会逃出去?”

  鬼右笑着,眼神是柔和的,魔界的微风抚过,平添一份祥和。

  雅座的铜黄铃铛响起清脆的叮铃声,应和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成仙手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强医圣林奇只为原作者佘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佘清并收藏成仙手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