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1:看到有朋友反映黑客盗歌的情节不现实,那今天在这里分享一个现实中的冷知识:

  19年6月的时候,摇滚天团radiohead,主唱thoputer》里面一共18小时的音乐创作混音档案,还有几首未公开曲目,并被黑客要求以15万美元赎金赎回。

  注2:《勇》——杨千嬅

  ————————

  通过前身和翁楠希的恩怨故事,韩觉一点点捋成素材,想起了很多歌曲。这些歌有的发表了出来,替前身说话,有的没发,不敢穷追猛打,毕竟恋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置身事外终究是雾里看花。

  富士山下整理完最后一点关系,了解到更多始末之后,韩觉决定把因前身和翁楠希而写的歌都封存不发。一是往事如烟,人也如烟,对错好坏他统统不打算掺和了。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轮不到他再说。二是他下定决心要和章依曼在一起,不能把麻烦带过去。对于前任,不说话不解释不联络,就是厚道。

  “大叔!”章依曼接到韩觉的电话很开心,问:“我看天气里说,家里那边好像下雨了,有没有呀?”

  “下了。”韩觉回答。

  “哎呀,好像明后天也有雨。”章依曼担忧起被子来,然后又问:“孟姐和章三招待得怎么样啦?”

  韩觉说:“我在魔都,这边出了点事。”

  “什么事?”章依曼的声音一下子紧**来。

  韩觉看着窗外的阴云,把事情跟她讲了。

  章依曼听完大为气愤:“怎么会这样啊!”

  “是一个员工把外人带到公司了。”韩觉说。

  安全顾问去年和《**》剧组见面的时候就说过,韩觉的电脑在**里被悬赏了。当时韩觉虽然当成玩笑来听,但被迫害妄想发作,叫贾伦斯在家楼下请了两个保安,还布置了若干监控。工作室这边则有关溢布防,能够令人放心。但没想到时隔一年,堡垒就从内部被攻破。

  “到底那个员工是内鬼还是不小心的,现在还在调查。”韩觉的情绪反倒十分平静。

  章依曼气在头上,却又因为不知那员工是否故意,一时又不好说什么重话,只是翻来覆去嘟囔“他怎么这样啊......”,“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最后只是把重点针对黑客,说:“一定要把这种人抓起来!”

  韩觉表示这种坏人必须绳之以法。

  章依曼好不容易平复后,问:“未公开曲目是哪几首呀?我有没有听过的?”

  “都是你没听过的。”

  “噢。”章依曼并不介意,只是好奇:“写了什么啊?”

  韩觉沉默了一会儿。

  就在这短短几秒的沉默里,章依曼一下子猜到了缘由。因为能让韩觉沉默的东西实在不多。

  “是......和她的?”她怯怯地问。

  “都是很早以前写的了,”似乎怕章依曼想多想偏,韩觉语速略快地想要解释,“而且我是打算以后都不发表的......”

  “不给赎金的话,黑客就会公开吗?”章依曼的声音经过短暂的混乱后,立刻变得平静起来。似乎也知道过于情绪并不利于讨论问题。

  韩觉说对。

  “那赎金你打算给吗?”章依曼问。

  韩觉答道:“我先来问问你,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想两个人我们一起决定。”这是他们在民宿小屋里约定好的。涉及到两个人的事时,就要两个人一起讨论,要尊重对方,不擅自为对方做决定。

  韩觉的这句话让章依曼的声音变得鲜活明快了一些,但她还是冷静地问:“那些歌公布后会有什么后果?”

  韩觉拿起关溢写的纸,上面的问题大多和韩觉在飞机上想的差不多,他一句句念给章依曼听。以韩觉的性子,他其实宁愿损失金额也不对黑客妥协。但如果章依曼会受伤会难受,那韩觉可以选择妥协。

  这种想法本是很浪漫的,然而章依曼却不希望获得这种浪漫。

  “可是......大叔,我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改变啊。”章依曼说完,想表达什么却表达不出来,只能急躁地抓着头发。韩觉也不急,安静地等章依曼把话组织好。章依曼想了一会儿,突然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不再试图概括了,而是一点一点像连绵的细雨般都说出来。

  “大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章依曼问他。

  “记得。”韩觉知道章依曼说的是日记被人曝光的时候。

  “我就是在那天喜欢你的。”章依曼声音轻轻的,把韩觉也带进了回忆,“网上看到那件事之后,我都急得不得了啦,结果你却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一点也不慌,一点也不怕,别人越说你不好,你就越反抗,还录歌还击。我当时就好崇拜你啊,觉得大叔你好厉害,这个厉害不单单是说你写歌厉害,还包括你怎么样都不肯妥协的样子。他们说这样的你是傻子,但我却觉得你是最帅气的人。”

  韩觉沉默片刻,喉结动了动,干涩地说道:“但现在和那时候不一样了啊。”

  当时一无所有,无所谓失去或退出,现在他有了章依曼,也就有了软肋。

  那些歌如果公开出去,和翁楠希的恋情必然旧事重提,五首歌情绪连贯,从分手,到幽怨,再到爱而不得的执念,大家还会说他喜欢得那么卑微,甚至喜欢到可能命都不要。媒体要是再过分一点的话,还会说他喜欢翁楠希的程度,远超对章依曼的喜欢,各种乱七八糟煽风点火。到时候章依曼会落入什么境地呢?会难受吗?会多想吗?她那么爱哭,看到那些评论会哭吗?她的粉丝来骂他的时候,她会为难吗?和他之间会产生芥蒂和裂缝吗?

  “就是和那时不一样了,我才更要说啊。因为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之后,为了我好而对别人妥协,用这种方式改变你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在消磨你的闪光点,我会觉得,我是个害你的帮凶。”章依曼也是敏感的,她早就发现了韩觉和她在一起之后,对于创作的企图心日渐消磨,就像野兽被拔了牙、磨了爪,失去野性,沦为家犬。章依曼是韩觉真正意义上最早的歌迷,对此既开心又不忍。平日里想了很久,今天终于趁这个机会把想法说了出来。

  “而且......”章依曼平静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会受伤呢?”

  “啊......”韩觉心神一震,呼吸一滞,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是啊。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认为傻妞一定会受伤呢?

  “大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被一路祝福走到现在的啊!”章依曼的声音字字如钟敲在了韩觉的脑海里。

  韩觉想起了他们一路走来的全部阻碍,现在回首望去,大大小小的困难每一个都被他们一起克服了。他们有过误会,有过隐忍,有过危机,但他们还是相互扶持着走到今天,这其中少不了双方的努力,双方的信任,以及双方的坚韧和爱意。章依曼所承受的一点不比他少。

  “大叔啊,你不要怕我受伤呀,我跟你在一起那么久了,才不是一点东西都没学到的傻妞!反正爸爸已经同意我们了,我也不打算再找别人结婚了,其他人要说让他们就说去吧,一点都影响不到我们的!至于粉丝,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到大叔了。”

  韩觉哑然,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他才是那个被安慰和安抚的人。而且不知不觉间,傻妞已经成长为不再需要躲在他或章耀辉身后的小姑娘了。

  “就像我信任你一样,大叔你也要信任我才行。”章依曼声音轻而坚定:“我不会受伤的,所以大叔你就放心的拒绝黑客吧!”

  “你啊你啊......”韩觉宠溺地叹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说:“我知道了。还有,对不起。”

  “嘿嘿~”章依曼憨笑一声,问:“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呀?”

  韩觉的语气开始变重,变锐利:“首先,赎金是不会给的,我还要让人追查他。”

  “嗯!”章依曼用力应了一声表示鼓励。

  “然后我打算把被盗的素材主动放到网上,供人随便下载,他们也可以选择付款下载,我会把这些收益全部用于慈善。”

  “嗯嗯!”

  “至于那五首歌,对外就不说被黑客盗走了。我会把它们混在其他歌里主动发出去,各种风格的来一点,对外说辞是为你在《歌手》做准备,为了力求真实,你到时候挑几首唱唱?”

  “哈哈哈,好哇!”章依曼在电话那头开心地应了下来。

  韩觉继续说:“抑郁的问题,只要你爸爸那边不动摇,代言的工作少就少一点。”

  “不动摇!”章依曼大声保证:“他要是敢反悔的话,我就把***偷出来,悄悄把婚先结了,看他怎么说!”

  韩觉听了只是笑,想到了早上孟姐提供的傻妞想二十四岁结果的情报,他竟真的在想或许把婚先结了也不错。

  “至于第二个隐患,翁楠希......”章依曼语气变得认真,“我会去见她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避免开战。”

  韩觉担心傻妞是去送死,但章依曼说这是她作为现女友的责任,韩觉只能叮嘱一声记得求援,同意她去。

  “好的,那我去开会跟他们说一下。”一通电话下来,不仅最主要的隐患解决了,其他两个隐患也有了解决的方向,韩觉一下子轻松多了。

  “去吧去吧,我也要准备比赛啦!”

  “行,那你加油。”

  “嗯!大叔你也加油!”

  韩觉挂了电话,对着窗外欲雨不雨的天气,深深吸了一口气。

  ......

  ......

  奇袭歌手待机室里,姜绮和一位年轻的主持人坐在一起。

  待机室空间不大,色调也不明快,很有偷偷摸摸躲在幕后准备搞事情的感觉。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军工造型的圆柱形台子,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最强医圣林奇只为原作者关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乌鸦并收藏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